Haskell

Haskell 中文群 

u-chehbefifh 8 months ago
奥秘在于bind函数上
u-hei 8 months ago
我都加了防杠小括号了[emoji]
u-hei 8 months ago
bindIO :: IO a -> (a -> IO b) -> IO b
u-hei 8 months ago
从 IO to continuations 的转换中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
u-hei 8 months ago
上一个 op 操作拿到了构造下一个 op 的 fop 的函数调用 k。
u-hei 8 months ago
在上一个 op 操作完毕获取到了 a 参数后,才调用 k a 去触发下一波
u-fecd 8 months ago
我倒是知道一个更好的描述
u-fecd 8 months ago
把每个 IO a 当成一个返回 a 的 bash 脚本 >>= 就是拼接脚本字符串
u-fecd 8 months ago
运行脚本的方式就是把它定义给 main 函数或者 unsafePerformIO
u-fecd 8 months ago
这样就同时体现了 >>= 的纯和 io 操作之间上下依赖的关系
u-hei 8 months ago
这个解释就是早上贴的 Dialogue 呀
u-hei 8 months ago
还有 Dialogue <=> IO () 的转换
u-hei 8 months ago
main 作为 pure function 返回的是 [request],wrapper program 去解释和执行副作用,将提纯后的 [response] 再传递给 main 函数,重复执行
u-fecd 8 months ago
哦哦哦 我没看完记录
u-fecd 8 months ago
我断章取义了
u-gffba 8 months ago
@千里冰封 摸摸头
u-fecd 8 months ago
工业聚说的对!
u-gffba 8 months ago
工业聚说的对!
u-hei 8 months ago
[response] -> [request] 都是随着 main 跟 world 的交互而不断增长的 list,因此也不必偷偷塞一个刻意构造的 wolrd 参数了大概
u-hei 8 months ago
我只是转述一下我对 SPJ 和 Wadler 的《Imperative functional programming》的理解哈,有问题还请斧正[emoji]
u-hei 8 months ago
前端里的 react-hooks 和 cycle.js 也模仿了 Dialogue 模式,cycle.js 是用 response$ -> request$ 的 observable 形式去描述。react 是用 useEffect(IO) 去隐式注册,在 render 函数返回 immutable 的 vdom 后,再 perform 到 UI 和调用 IO
u-ibcgcebb 8 months ago
以前hs的io是个stream(
u-hei 8 months ago
我到现在也没理解 stream 和 dialogue 的差异
u-ga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fecd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hcfcahhi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agfgb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jgfgcedgfbeheiff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gjagib 8 months ago
就最后研究的领域,我是一个编程语言(PL)研究者,从更广的角度来看,我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。有人听了“科学家”一词总是误以为我在抬高自己,而在我心目中“科学家”仅仅是一个职业,就像“厨师”一样,并不说明一个人的水平和地位。科学家有好的,也有很差,素质很低的。PL 研究者被叫做“计算机科学家”是很恰当的,因为 PL 领域研究的其实不只是语言,而是计算的本质。通常人公认的计算机科学鼻祖 Alan Turing 也可以算是一个 PL 研究者,虽然他认识水平比较一般。
u-hb 8 months ago
就最后研究的领域,我是一个编程语言(PL)研究者,从更广的角度来看,我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。有人听了“科学家”一词总是误以为我在抬高自己,而在我心目中“科学家”仅仅是一个职业,就像“厨师”一样,并不说明一个人的水平和地位。科学家有好的,也有很差,素质很低的。PL 研究者被叫做“计算机科学家”是很恰当的,因为 PL 领域研究的其实不只是语言,而是计算的本质。通常人公认的计算机科学鼻祖 Alan Turing 也可以算是一个 PL 研究者,虽然他认识水平比较一般。
u-gfhad 8 months ago
“Alan Turing 也可以算是一个 PL 研究者,虽然他认识水平比较一般。”[emoji][emoji]
u-fecd 8 months ago
就最后研究的领域,我是一个编程语言(PL)研究者,从更广的角度来看,我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。有人听了“科学家”一词总是误以为我在抬高自己,而在我心目中“科学家”仅仅是一个职业,就像“厨师”一样,并不说明一个人的水平和地位。科学家有好的,也有很差,素质很低的。PL 研究者被叫做“计算机科学家”是很恰当的,因为 PL 领域研究的其实不只是语言,而是计算的本质。通常人公认的计算机科学鼻祖 Alan Turing 也可以算是一个 PL 研究者,虽然他认识水平比较一般。
u-ahiifeihe 8 months ago
“我是被他们作为专家请来这个公司的,来了之后却发现他们最喜欢的事情,是在我面前显示他们才是“专家”。他们也问过我问题,可是我发现他们并不想知道答案,因为我说话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听。不管说什么问什么,他们似乎只想别人觉得他们是最聪明的人。 “Yin,你知道 X 吗?” 当然他期望的是你说不知道,这样他就能像大师一样,把这个刚学到的术语给你讲半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想起一个前同事喜欢说的一句话:“你问我,是因为你不知道,还是因为你知道?” 其实他问的这个概念 X,常常是我很多年前热心过,试验过,到最后发现严重问题,抛弃了的概念。 更糟的事情是,这其中一人还是 Haskell 语言的忠实粉丝,他总是有这样的雄心壮志,要用“纯函数式编程”改写全公司的代码…… 遇到这样的人是非常闹心的,到了什么程度?他们经常雄心勃勃用一种新的语言(Scala,Go 之类)试图改写全公司的代码,一个月之后开始唾骂这语言,两个月之后他们的项目不了了之,代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。然后换一种语言,如此反复……”
u-ahiifeihe 8 months ago
就最后研究的领域,我是一个编程语言(PL)研究者,从更广的角度来看,我是一个计算机科学家。有人听了“科学家”一词总是误以为我在抬高自己,而在我心目中“科学家”仅仅是一个职业,就像“厨师”一样,并不说明一个人的水平和地位。科学家有好的,也有很差,素质很低的。PL 研究者被叫做“计算机科学家”是很恰当的,因为 PL 领域研究的其实不只是语言,而是计算的本质。通常人公认的计算机科学鼻祖 Alan Turing 也可以算是一个 PL 研究者,虽然他认识水平比较一般。
u-jebabbad 8 months ago
[emoji]
u-hcfcahhi 8 months ago
The Next 700 Monad Tutorial